交通运输合同纠纷案例

在高速公路上因躲避遗留物造成损害的违约责任


事由:   1999年4月2日下午2时,南京市的一个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特殊的损害赔偿案件。这起案件的事实是:   1997年11月20日晚7时10分左右,江苏省汪宁县东山镇副业公司驾驶员孙某驾驶一辆红色桑塔那轿车(简称后车),由南向北行驶在南京禄口机场高速公路上,在19公里+20米处,突然发现前方路口有障碍物,因避让不及,撞上路东护栏,坐在后排的3人立即被抛出车窗之外,造成1死3伤的恶性事故。经查,该障碍物系一卷红、白、蓝相间的塑料蛇皮雨布,体积为2×12×038米。交警部门经过勘查认为,孙某驾车系正常行驶,对前方道路上的障……

乘客摔出车外丧命 出租汽车公司赔偿32万余元


  一位男青年乘坐出租车时从车上摔下后不治身亡,出租车司机不停车救人反倒疾驰而去。乘客的父母以人身损害赔偿为由,将出租车公司告上法庭,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最近作出一审判决,要求被告上海江桥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赔偿32万余元。 2003年9月20日下午5时左右,原告王先生夫妇22岁的儿子小王在上海浦东新区坐上了江桥公司属下的一辆出租车。15分钟后,小王与驾驶员许某发生纠纷,许某下车与乘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小王互有推搡拉扯动作。此后许某开动车辆,车行约200米时小王从车中摔出,许某没有停车,而是继续驾……

交车发生车祸,乘客获精神赔偿


  公交车行驶途中发生车祸,致乘客伤残,客运公司因此被告上法庭。近日,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判决客运公司赔偿原告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在内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57000元。 2003年1月20日7时许,王某乘坐北京市公共交通总公司第四客运分公司所有的336路公共汽车上班,当该车由北向南行至门头沟区三家店粮库前时,陈某驾驶小型客车由西向北左转弯,由于陈某未让行,公交车司机在制动过程中致使车内乘客王某摔伤。王某受伤当日被送至门头沟区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左侧多发肋骨骨折,血胸,于同年3月21日出院,共支付医疗费21890元。……

免费乘车出事故,驾驶员该不该负责任?


此间《银川晚报》以“免费乘车出事故 这个责任 驾车人该不该负?”为题,就一起免费乘车因事故致残的赔偿责任认定做了报道。免费乘车致残人无过错,驾驶员存在主要过错,第三方责任人存在次要责任。由此,一起拖了一年半之久的赔偿问题因此得以解决。 事情起因于在2001年12月19日。当日晚9时许,国营玉泉营农场职工白凤山在搭乘本场职工王德元驾驶的微型面包车自青铜峡树新林场回玉泉营家的途中,在110国道163公里+250米处与一辆刚刚因发生事故被交警从路基下用吊车吊至路面的145型东风货车相撞。在此次事故中,乘车人白凤山右腿胫……

公交车出故障乘客能否退票


    一、案情  1999年12月17日,张某乘坐公交车回家。上车后,张某购买了车票,票价款15元。车辆行驶过程中,因发生机械故障,不能继续运营。该车乘务员即按公司规定欲为乘客拦截该路其他公交车疏散乘客。张某要求退票,乘务员以公司无退票规定为由予以拒绝。张某遂乘坐随后驶来的小公共汽车回家。此后,张某又到该长途汽车公司要求退票,长途汽车公司以该公司无退票规定为由予以拒绝。1999年12月29日,张某诉至法院,要求长途汽车公司退还票款15元。 二、审判     法院审理认为,张某乘坐长途汽车公司的运营客车并购买了车票,表……

在公共汽车上乘客受第三人不法侵害


  1999年11月18日,蒋某在公共汽车上见有人扒窃,遂见义勇为,大喊有流氓偷钱,歹徒见状即对其拔刀猛刺,司机不仅不将车子开到派出所,相反开门把歹徒放走。后蒋某就医疗费等起诉承运人, 要求法院依据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判决承运人负全部责任。   乘客在公共汽车上受到第三人不法侵害,此时承运人是否承担责任若承担责任,是合同责任还是侵权责任    一、从合同法角度看,适用无过错责任,承运人违约应当负责全部赔偿。   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

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案情: 原告(反诉被告)诉称并辩称:2000年4月28日,我方与旅游公司签订了“租车协议书”,约定我方租11辆汽车给对方。签约后,对方付了173万元,余款承诺5月5日前付清。我方同意对方在未付清余款的情况下执行协议。我方准时提供租用车辆。5月14日,我方到对方处索取余款,对方交给我方现金37万元及投诉信、医疗费收据,被我方拒绝。后对方以乘车途中因司机急刹车使一女乘客的手骨折及司机煽动客人为由拒付。我方已按合同约定完成全部义务。车辆在运行中乘客擅自走动导致扭伤,后果自负。对方以种种借口拒付是违约行为。请求判令对……

乘车摔坏腿打官司,弄错对象输掉官司


   南方网讯 乘坐长途汽车出行,没想到在汽车上摔坏了腿。在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受伤者将出售车票的上海交通大宇运业有限公司告上法庭。昨天(124),徐汇法院对这起罕见的诉讼作出判决,受伤者因告错对象而输掉了官司,数千元诉讼费还要自理。    今年7月1日,范先生在徐家汇“大宇公司”经营的客运站买了1张车票欲去武汉,车行不久,范先生去车厢尾部上厕所,没想到一脚踏空,摔入厕所旁一个深达1米的凹陷地,左膝盖顿时一阵剧痛,倒地动弹不得。范先生当即大声呼救,怎奈行驶中的车辆噪声很大,许久都没人理会。他不得已自己忍痛爬……